lulu

【aph同人】just a joke(芋组,微花夫妇,隐藏cp有)

好虐

joker:

“ 可以了啦,本大爷可以保证小意一定会喜欢的!”眼前的普鲁士人实际上就只是草草地看了几眼就打起包票来了,即使是敷衍我也希望他能不要表现的那么明显。

不过,他一直对于不感兴趣的事情都是这种态度就是了。

你看他现在不就一边戳着我包装时候剩下的丝带一边嚷嚷着什么“其实阿西你根本不用给本大爷看啦。”“你做的肯定很棒”之类的话,也不看我,眼睛就盯着地毯上面的游戏手柄——我向这个普鲁士人展示这份礼物的时候他正趴在上面玩得正高兴,掉进地毯的零食碎屑估计又要给明天的扫除加上难度了。

“哥哥”我直到他的眼睛重新看向我的时候才继续接下来的话,这是一种基本的尊重,起码我所受的教育里是这么规定的,“我希望我送出的是最好的。做个假设好了,如果我追你的话你应该也希望我能送上最好的礼物吧?”

就像我认为两个人谈论的时候注意力在对方身上是一种基本的尊重。可是我眼前的这个普鲁士人依旧常常当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也不需要重视的小孩子,证据就是我刚刚在说话的时候,那双好不容易才对上视线的红眼睛虽然突然争的大大的,但是很快有转过头去看那个游戏手柄。

对,就是那个该死的游戏手柄!

“哥哥……”

我确定我当时的声音带着怒气。

可惜回答我的是沉默。

或者说是轻的像蚊子哼哼的嘟哝。

我讨厌这种敷衍的态度。

不过在很长的沉默之后,他才重新看向我,笑着。

“会啊,但这个前提可能性不太大的感觉。”

他的笑容其实一点都不好看,这大概和北日耳曼人种脸部肌肉较薄有关,况且其实他的脸偏小,像这种需要扯拉大面积肌肉的笑容他做起来嘴歪的难看。

不过他总算回答我的问题了,出于尊重我回答了他。

“嗯,你说的对。”

然后,他笑得更难看了。

说实话,他现在这样的笑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到底突然为了什么?

“Just a joke”他倒坦白的大方,不过居然说因为想到一个笑话,果然他还是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吧?

end